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银狐 > 大不同

大不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结局)
  
  自从这一次谈话之后,霍贤就再也没有与铁心源进行关于温和民族融汇政策的交流。
  
  他不说,并不代表他认同。
  
  在他看来,世上所有的英明帝王都做了同样的一件事,那就是坚持己见。
  
  一个国家的做事风格往往是第一代开国帝王铸造的,后世虽然会有所缺失,大体上依旧会延伸。
  
  开国帝王的个人烙印烙的越深,对后世的影响也就越大,他以为铁心源就是在做这样的一件事。
  
  事关千秋,国王才能决定一个国家未来的走向,这完全是一个帝王的立身之基,他一个相国是无法,也不能阻碍的。
  
  冷平在高原上放火烧了吐蕃人将要到手的口粮,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逻些会饿死人,这自然是在造孽。
  
  如果铁心源不是国王,他自然可以口诛笔伐,既然是国王,冷平既然是他的部下,部下在执行他命令的时候犯的错,根本上来说,就是他本人的错。
  
  以前的时候,铁心源以为普通官员做了错事之后,上官假惺惺的安慰一下苦主,纯粹是一种非人的举动。
  
  现在,他跪坐在佛堂里,发现自己只能为那些即将死去的人祈福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王柔花已经习惯儿子来她的佛堂忏悔,只是最近,儿子来的非常频繁。
  
  这不是好事情。
  
  在察觉儿子一天天变得自责之后,她就再一次把玉莲香请过来,在儿子忏悔的时候,玉莲香就在前边负责念经跟敲木鱼。
  
  铁心源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这么执着的将玉莲香往他身边退。推,甚至还有些不管不顾的架势,这跟她年轻时候憎恶男人有妾室的理念相差十万八千里。
  
  或许,女人的心思都是这样的,恨不能把丈夫牢牢地攥在手心里,多看别的女人一眼都是罪孽。
  
  至于儿子,自然是越招女人喜欢她们这些当母亲的就越是骄傲。
  
  玉莲香跪坐的时候臀部会形成一个丰满的蜜桃模样,铁心源在忏悔的时候,往往会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放在那个美丽的蜜桃上,这样一来,忏悔的效果就非常的差,忏悔完毕之后铁心源往往会更加的内疚。
  
  他觉得这样很不好。
  
  回到卧室的时候,赵婉正撅着屁股努力的把自己的脖子抬起来,汗水正顺着的脖颈涔涔的流淌。
  
  自从生了两个孩子腰肢无可逆变的变粗之后,她就受了天竺妖僧的毒,每日里练习《瑜伽经》成了不可缺的功课。
  
  这东西铁心源在后世的时候常见,开始的时候他也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好的修身养性的法门。
  
  直到他与仁宝活佛谈起《瑜伽经》的时候,经过仁宝活佛解释之后才知道天竺人从来就不出什么好东西。
  
  天竺人把男人的生殖器叫做林伽,女人的生殖器叫做瑜尼,林伽与瑜尼的交合便叫做瑜伽。
  
  天性活泼的天竺人不满足于正常的夫妇敦伦方式,就特意发明了这种能把身体扭曲到极致的变态姿势,好满足他们没有止境的**。
  
  赵婉操练瑜伽练习的非常忘我,据她说,经过几年修炼,她已经修炼到了一个很高深的地步。
  
  不好打扰赵婉的修炼,铁心源只是在妻子高耸的屁股上拍了一把就去了铁乐的房间。
  
  这孩子果然不负众望的在练习骑射的时候摔断了一只胳膊。
  
  为此,早就有言在先的赵婉,不但臭骂了儿子一顿,也臭骂了怂恿儿子练习骑射的丈夫三天。
  
  胳膊上打着石膏,里面痒得厉害,铁心源见儿子难受就只好用一根薄薄的竹片探进石膏里面来回滑动帮儿子止痒。
  
  “胳膊好了干什么?”
  
  “练习骑射!”
  
  “你不怕你母亲唠叨?”
  
  “只要您能顶得住,孩儿就一定能顶得住。”
  
  铁心源欣慰的摸摸儿子圆圆的脑袋,这孩子这么小就知道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道理,将来的前途一定非常的远大。
  
  尉迟灼灼有了自己的寝宫,刚刚落成,整个寝宫充满了西域风格,绿色的孔雀石跟杂色玻璃镶嵌的圆形屋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白玉石尾料铺就的地面,即便是赤着脚踩上去,也有一种异常的滑腻感。
  
  尉迟灼灼的大殿里人很多,全是拿着各色乐器的乐姬,她脸上蒙着半边面纱,头发上垂下一绺绺的珠玉串子堪堪与眉齐,眼线画得很重,极为吸引目光。
  
  贴身的彩缎上衣只有上半截严严实实的裹住饱满的胸膛,白皙纤细的腰肢却**裸的暴露在外面,丰隆的臀部随着乐姬的手鼓激烈的抖动。
  
  铁心源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坐了下去,拈了一颗葡萄放嘴里慢慢的啜吸。
  
  这个死女人基本上已经没救了。
  
  自从她这个清真寺一样的宫殿被赵婉狠狠的鄙视了一番之后,只要跟赵婉在一起,她就会把自己漂亮的小蛮腰露出来,现在更加的过分,正在向变态的道路上狂奔。
  
  赵婉之所以发疯一般的操练《瑜伽经》就是被尉迟灼灼刺激的,能把素来庄重高傲的赵婉刺激成这样,这个女人算是下了猛料,不过啊,她的腰肢确实柔美,不是一般的好看。
  
  梳了满头小辫子的铁蕊,穿着一件大花裙子,如同炮弹一般的冲进了父亲的怀里,于是,父女两就忘记了那边正在努力扭动腰肢的尉迟灼灼,一人拿着一颗葡萄相互喂食嬉戏。
  
  铁心源早就不期望赵婉能跟尉迟灼灼一点矛盾没有的平和相处,能有现在这样宁静安逸的时光,他觉得已经是上苍给了他几分薄面。
  
  被人无视的尉迟灼灼挥手驱走了乐姬,喘着粗气坐在铁心源的脚下怒道:“我跳的不好看?”
  
  铁心源亲了一下闺女的小脸道:“好看啊,心潮澎湃至极。
  
  不过,再好看也比不过我闺女的小脸,看了这张笑脸老子可以三天不吃饭。”
  
  尉迟灼灼有些嫉妒的捏捏闺女的小脸道:“这孩子长大之后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
  
  铁心源嗤的一声笑了:“祸害谁的国,谁的民又能遭殃?还不是她哥哥的?
  
  就一个妹子,做哥哥的多宠宠也没什么。”
  
  “妾身肚子里要是再有了呢?”
  
  铁心源鄙视的瞅瞅尉迟灼灼的肚皮,据他所知,这女人除过吃瓜不小心落肚的瓜子,再什么都没有。
  
  尉迟灼灼不满的抱着铁心源的腿扭动两下,忽然道:“杨怀玉派人送来了一个非常大的毛料订单。”
  
  铁心源正在跟闺女玩闹的手停顿了一下淡淡的道:“有多大?”
  
  “二十万匹!”
  
  “确实太多了,二十万匹毛料能做三百万套加厚衣衫,皇帝不可能行善免费给百姓,军队又用不了这么些,再说了,制作成衣也需要人手跟时间。”
  
  “杨怀玉还说,他父亲被任命为环州知府,折可行被任命为黄泥关守将,高尊裕被任命为雁门关守将,狄青也被调任保定军节度使驻节霸州,韩琦就任安肃军节度使驻节雄州,老庞籍出任赵州知府,王圭就任定州知府,至于王安石,他奉诏进京了。
  
  他还说,已经有旨意下来了,要西军全面东移,听说京中上三军也不安稳。”
  
  铁心源无声的笑了,他那个历来以老实忠厚著称于世的老岳父终于不甘寂寞了。
  
  尉迟灼灼见铁心源没有什么反应,焦急地道:“你怎么是这种态度?傻子都知道大宋准备攻辽了。
  
  到处都动了,唯有我们哈密没有动静,您觉得这正常吗?”
  
  “很正常啊,大宋与哈密国乃是盟友关系,皇帝的旨意还落不到我们头上来。
  
  想要我们从西面出兵,大宋拿不出足够的诚意可请不动我们。”
  
  尉迟灼灼松口气道:“原来您收到了消息。”
  
  铁心源苦笑道:“皇帝要我对天发誓,此生永不入中原。”
  
  “然后呢?要求有了,总该给点好处吧!”
  
  “好处?好处就是喜儿真正以储君的名义入主东宫!”
  
  尉迟灼灼猛地站起来懊恼的道:“怪不得王后姐姐看我作怪的眼神怪怪的,原来根子在这里。”
  
  铁心源哈哈笑道:“你在腰上占人家的便宜,却不知人家早就上升了一个档次,看你耍猴呢。”
  
  哈密国的第一场大雪终于来临了,今年的初雪比往年迟来了足足半个月。
  
  狂风扑击着天山城斑驳的城墙,纷乱的雪花被狂风席卷着从城墙根部一直攀援而上,最后越过关隘,继续被大风卷积着去了远方。
  
  天色晦暝,沉重的万斤铁闸正在缓缓地下降,城门前的道路上却有一队骑兵急速而至。
  
  坚守城门的校尉,眼见来人都打着哈密旗帜,而前一道闸口并未阻拦这一行人,就示意搬动绞盘的部下停止放下铁闸。
  
  在守城军卒的监视下,这一行不足三百人的队伍终于进了天山城。
  
  为首的将官丢下一面令牌给校尉,并未做任何停留,直接打马穿城而过,即便是大雪狂风都不能稍微阻拦一下他的马蹄。
  
  只要找到铁路站点,他们就能丢弃战马,乘坐火车连夜赶回哈密城。
  
  校尉翻检了一下令牌,摇头笑道:“原来是冷将军回来了,差点没认出来,只是,他怎么从这边回来了?”
  
  天山城的风雪很大,清香城就只有雪没有大风了,即便是雪花飞舞也只是被微风带动,远比天山城的雪花温柔。
  
  至于大雪到了欧阳修取名的长春谷,就变得更加温柔了,因为有温暖的地气支撑,雪花落进山谷就会化作零星的雨丝。
  
  铁心源最讨厌不专业的人干专业人才能干的事情,尤其是那种屁都不懂却身份高的让人不能拒绝他弄出来的垃圾的人。
  
  这样的天气有一杯热茶,或者热酒裹着貂裘看景自然是一大享受。
  
  如果,裹着貂裘,围着火炉喝一杯黄连汤一般苦涩的茶水,再好的景致也会变得难看。
  
  欧阳修就是铁心源最恨的那种身份高贵却喜欢胡乱制作东西的人。
  
  他仗着自己能够随意进出将作监,跟里面炒制茶叶的师傅学了两天,就自己用刚刚长大最好的天山茶青炒了十几斤,自己不喝,最喜欢拿来待客,铁心源已经被他招待过七八次。
  
  哈密国的国子监就坐落在这座山谷里,如今,山谷里的建筑已经完成了大半,剩余的,要等到明年开春才会继续建设。
  
  即便是只完成了大半,他的规模就已经显现出来了,诺大的山谷里,屋顶如同鱼鳞一般铺设开来,异常的壮观。
  
  欧阳修对铁心源硬生生的把将作当做一门大学问在国子监里传播非常的不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