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灵玉 > 第3章 十一

第3章 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有什么事么?”灵玉没有看宋殊郁,虽然坐在同一张石凳上,但相隔甚远。
  
  宋殊郁为跟灵玉之间好像陌生人一样的气氛微微皱起了眉,“你把我拉黑了?”
  
  灵玉一时没反应过来,转过身子对上宋殊郁的眼睛,“拉黑?”
  
  “□□。”
  
  “哦,对啊。”
  
  宋殊郁为灵玉说出这番话的漫不经心感到气恼,自己这一个暑假的焦躁对上她的天经地义好像找不出宣泄的出口,堵在喉咙里说不出话。
  
  “为什么不接电话。”
  
  “没有为什么。”
  
  宋殊郁感觉刚才的一口气还没有纾解就回到了身体里面,堵在胸腔处,被灵玉的一番话气地快要憋死。再看把自己害成这样的灵玉一副毫不知情自己祸害结果的样子,脸色更是不好。
  
  “宋殊郁,我记得当初是你叫我不要再出现在你面前吧,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可笑么?”灵玉想起之前让自己伤心了那么久的画面,觉得自己这两个月倒是想清楚了。男人要是不喜欢一个女人,就算这个女人怎么努力,也不会喜欢上,宋殊郁对自己也大抵如此吧。所以宋殊郁现在好像小媳妇质问离家的丈夫为什么了无音讯的姿态在自己看来格外好笑。
  
  “我。。。”我后悔了可以么!宋殊郁此刻就想握住赵灵玉的肩膀,把自己这两个月积累的烦闷,躁动,和思念一字不差地告诉眼前这个一脸不在乎的赵灵玉。天知道他这几个月过的有多憋屈,母亲的事情理智告诉他不能怪赵灵玉,但父亲死之前那不甘心的眼神又事事跟着他,禁锢着他,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放下过去。
  
  “你什么你?宋殊郁,你是以为我赵灵玉是个脸皮比城墙厚,对你痴心地就算被你伤害得千疮百孔也还是嬉皮笑脸地跟在你后面讨你欢喜的女人么?我爸撞死了你妈,所以你恨我,所以你不告诉我理由就不理我看我在你身后发疯觉得好笑,所以你觉得之前那样折磨我还不够,现在还要来嘲笑我为你伤心难过了一个暑假?”灵玉不加停顿地吼完一番话,巴掌大的脸上一双灿若星子的眼睛因为刚刚激烈的言语有些湿润,在泛红的脸颊映衬下显得波光潋滟,特别勾人。
  
  宋殊郁高速运转的大脑为灵玉最后一句话成功停止了运转,平时寡言少语一说话就抓住别人要害给出最致命一击的宋大才子好不容易对着面前激动的灵玉半天挤出了一句话,“对不起,我不知道上次的话让你这么难过。”
  
  灵玉望着眼前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的宋殊郁,突然觉得好笑,抬起头发出阵阵笑声,边笑边抹着眼角滚落下来的泪珠。等笑地没多少力气之后,她突然低头,依然笑着对着宋殊郁,好像之前那个埋怨指责对方的女人不是自己,“宋殊郁,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而已。”
  
  说完,手一抹闪着泪光的眼睛,刷地站了起来,头也没回地往前走。
  
  突然,身子被一股强势的力道往回扯,灵玉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被扯入了一个温暖又陌生的怀抱。
  
  灵玉的头顶上放着宋殊郁的手,默默感受着从头顶上传过来的微微的颤抖。灵玉有些发愣,等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脸贴着的上下起伏的胸膛属于谁的时候,她吃惊地想抬起头,却被宋殊郁轻轻地压了下去,将她的身体更加地贴紧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宋殊郁搂紧怀里的女孩,下巴轻放在灵玉的头顶上,不让她抬起头,他不想灵玉看到此时的自己。
  
  因为此时自己的眼睛里面肯定布满了愧疚,难过,和怜惜。
  
  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对不起,对着怀里这个身体颤抖的女孩,对着几个月前被自己伤透了心的女孩,对着这几个月因为自己的别扭不敢做出选择而备受折磨的女孩。
  
  刚刚入秋的天气还没完全褪去夏日的热气,晚上微凉的风和白日里面的炎热混杂在一起,轻轻地吹起男孩的额发和女孩子披肩的长发。
  
  一切都无言地沉浸在夜色如水中。
  
  恍恍惚惚吃完饭的灵玉由偷笑的田妮恍恍惚惚地牵回寝室又恍恍惚惚地整理好躺在了床上。
  
  直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灵玉才开始细细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自己那么一顿乱吼现在想来真是傻透了。灵玉越想越害羞,飞快地把枕头抓过来捂住脸,捂半天才露出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不过心高气傲被自己那样子责骂的宋殊郁竟然没有生气,反倒是。。。可不可以理解为,他说不定有点,仅仅是有点就够了,喜欢我?
  
  之前斗志昂扬摩拳擦掌说要让宋冰山有一天求着自己在一起的灵玉此时被突如其来的甜蜜折磨地在床上不停地翻腾。
  
  “灵玉,再闹我就把你在美国买的衣服全部剪了!”上铺的田妮被下铺不安分了半个小时的赵灵玉终于受不了地猛敲了一下床板威胁道。
  
  被田妮威胁了的灵玉终于不再左右翻动,不过依旧把头深埋在枕头里面,回忆着晚上一想起来就让她心跳不已的画面,沉入甜蜜的梦乡。
  
  “我听说是赵灵玉的爸爸当初撞的阿姨?”平时一口一个灵玉小师妹的赵清风因为考虑到好友的心情也小心翼翼地改了称呼。
  
  本来在台灯下面装模作样看书半天一个字也没看进去的宋殊郁被赵清风这么一打断,终于从晚上自己冲动地抱了赵灵玉的回忆中抽身,关上书,沉默地起身去拿洗澡的东西。
  
  “喂?你没事吧。”赵清风虽然见惯了好友不咸不淡的态度,但是今天回来就一句话没说的宋殊郁也太安静了,让他有些害怕好友是不是解不开心结,“我觉得赵灵玉他爸爸当时虽然说态度不好,除了到医院给钱就没露过脸是太过分了,但是当时也确实是意外,不能全怪他。再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这也不能怪赵灵玉吧。喂,你有在听么?”赵清风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希望排解一下在他看来异常沉默肯定是想不开的好友,但是宋殊郁完全没给他面子,不仅连一个眼神的回应都没有,而且视若无睹地忽略赵清风,自己把衣服拿进厕所,又准备去拿浴巾。
  
  赵清风热脸贴了冷屁股还贴了这么久,不免有些尴尬,为了挽回自封的走进宋殊郁心底第一人的封号,伸出手拦下了拿着盆子往厕所走的宋殊郁。
  
  “好歹给个反应吧?你不说话我看着渗得慌。”
  
  宋殊郁终于大发慈悲地瞥了一眼赵清风,虽然很快又收回了眼神,不过已经足够让赵清风有资本向小女生炫耀宋殊郁这个好像患了自闭症的好友只有在自己坚持不懈的感化之下才能敞开心胸。
  
  “我没有怪她。”宋殊郁说完,打开赵清风的手,拿起盆子抬腿就走。
  
  还沉浸在只有自己才能让宋殊郁表现出正常人样子的自豪感的赵清风没反应过来宋殊郁说了些什么,还在不停地对着其他一脸鄙视的室友不断点头。等反应过来,惊讶地瞪大眼睛,跑到已经关了的厕所门口使劲敲门,“喂喂,你什么意思?什么没有怪她?没有怪谁?你说清楚啊!”
  
  可惜在赵清风口中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宋殊郁根本没有理赵清风在门口如何急得跳脚,在赵清风尴尬地转头对着看好戏的室友们干笑的时候已经开始洗澡。不一会儿,厕所里面便传来了水声。
  
  宋殊郁抬起头,由着温柔的水流流淌过自己的脸庞,脑海里一幅幅的画面闪过。
  
  或许真的就如同赵清风所言,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用过去束缚自己,留下的也只能是折磨。
  
  经过那一晚,赵灵玉再次成了宋殊郁形影不离的小尾巴,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赵肖恩过去的事绝口不提。两人好像形成了独有的默契,一起吃饭,上图书馆,虽然除了那天突如其来的一抱之外,没有什么别的进展,但这样平静的甜蜜却足以让灵玉欣喜。
  
  可这些却让一边看戏的田妮着急了。
  
  “喂喂,你们到哪步了?”田妮盘着腿坐在上铺,看着为了去个食堂捣鼓了半天的灵玉迫不及待地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
  
  灵玉正在对着镜子扎头发,乌黑柔顺的头发在指缝中回转曲折,跟灵玉如冰玉般透亮的肌骨形成鲜明对比,创造出摄人心魂的反差美。难怪田妮评价灵玉生得最好的不是她那双旁人第一眼看见便挪不开视线的水波潋滟无限风情的眼,反倒是快要及腰的长发。这一头长发要是放在其他稍矮或者稍黑的女人身上,都不能显出生长在灵玉头上少一分则空多一分则满的独特美感。其实就着灵玉的性格也并不喜欢太长的头发,特别是冬天洗头发费去太多时间时恨不得一剪刀下去,但赵肖恩一直坚持她留长发,并且不能染不能烫,说是这样最像自己那死去多年的母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